安暖冰河

苦酒入喉(存来当思想日记以后看的瞎掰

这才不是自由,你只是满脸疑惑,听着他人奏的弦乐,默默无语的走向人满为患的“桃源"。我越发长大越发承认阶级的永恒性,倘若你不是诱人的廉价梦想,或者你不是一棵树,你永远都别想爱一棵树,可你是不是一棵树,这不是你决定的,那是宇宙给你安排的任务,你永远无法得到幸福,你看着身边的树,他仿佛永远不会离开你,他偶尔会给你送来清凉或是希冀,但他看不到你,永远看不到,就像大山永远都不会注意到他脚下的灌木,而你可以爱上他,但永远都别希望他能看到你。你说要自由,要自由恋爱,自由言论,但那哪是自由,那只不过是聪明人骗你的把戏,你把精力放在所谓的自由上,同性恋,文字狱,叛逆者,民谣,甚至价值观,等到那时候,智者假装让你觉得你是最清醒最自由的人,“啊众人皆醉我独醒"那时候,他们暗暗操作,你一觉醒来,可能连信息来源都被切断了,你一直以为你在做的是什么斗争?他们才不在乎,你尽管抗你的议,我们做该做的。而我就是被他们毒害的凡人,每次看到不公的事都想大放厥词,但回头看看,我的人生过得有多么苦,贫穷,但不止贫穷,还有自私自利又充满迷一样的自信的父亲,和深受泛滥成功学迫害的善良愚蠢的母亲。那就是我的阶级了。无希望又透露出甜美的愚蠢。劳苦大众,被无脑娱乐覆盖的,沙雕网友的一生!!但最后又不得不说的,你无法跨越阶级成为他们的一员,但我可以独身一人,成为本层阶级的最愚蠢悲惨者,思考的穷人。